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九十五章 地下青衣
    一路出去数百里,全程始终被浓雾弥漫笼罩,而路之彼端赫然再没有了前道。唯有一片山壁横亘。

    云扬确认,魂妖的气息,就在这里消失了。

    其他的方向,位置都没有魂妖气息,就只有山壁之中,还有若有若无的隐约感觉。

    换言之,魂妖潜入了面前的山壁内中!

    云扬没有轻举妄动,因为云扬还感觉到,那片山壁之后,隐藏着一股至极的邪恶力量,虽然隐而不露,却真实存在,半点不虚。

    云扬凝神观视,发现眼前山壁并没有任何缝隙可言,然而云扬确信,内里定然别有洞天!

    是故云扬将自身神念以水银泻地一般的方式尝试渗透进去……

    肉眼看来无隙可乘的坚实墙壁,被神念点滴渗透,可就在云扬神念抵达山壁彼端的一瞬,登时感受到一股磅礴无尽的妖力,迎面而来。

    云扬险险被吓个半死。

    因为那是……凤皇的妖力!

    但人界又怎么会有凤皇的妖力呢?

    云扬心念电转之间,再度小心试探,刚才些微接触,云扬隐约感应到,彼端妖力确实属于凤凰不假,但那股凤皇妖力,并不能算多强大,至少比云扬当日所见要弱许多……

    大抵……大抵也就只有凤皇极限威能的几十分之一吧!

    修为大进的云扬自信,这股威能对自身并不能造成多少威胁,甚至可以采取点滴消磨的方式,彻底灭除之!

    想到就做,灭绝险患于未然!

    凤皇对于云扬而言,乃是不世大敌,此际拥有一回灭杀其威能的机会异常难得,机不可失时不再来!

    云扬当机立断,即时催动生生不息神功,与那股威能展开交锋!

    云扬引动生生不息神功威能,以萦绕缠绵之势,死死地缠住了那股源自凤皇的威能,凤皇本身虽强,但不过几十分之一的力量,却已经不在修为大增的云扬眼内,自信可以在极短时间内,将之湮灭!

    但……

    随着轰的一声轻响,那股凤皇妖力径自破开石壁,从里面以疯狂之姿,排山倒海一般的强势而出,云扬以生生不息神功构建的萦绕缠绵威能,竟遭突破,既定战术,失败!

    与此同时,里面的青衣人面色一变:“遭了!”

    纵使变生肘腋,双方明暗之势易转,云扬心下无惊无惧,前次圣君大战,更进一步的让云扬体会到绝对的实力,足以锁定一切诡局的真理,而今已经找到地头,纵使稍遇变故,也无关宏旨,云扬在一声长啸通知战无非的同时,转而全力施为,一刀劈出!

    天意之刃神锋撼世,随着轰的一声巨响,那道无隙石壁登时整个粉碎。

    刀光犹自有余未尽,径自劈入了山腹,连绵数百丈下去。

    与此同时,原属凤皇的那股沛然妖力二度与云扬正面对上,决绝火并。

    正面承受此击的云扬闷哼一声,虽然已经全力出手,再无保留,却仍旧被震得离地飞起,断线风筝一般横飞数百丈,撞在另一边石壁上!

    余波所及,整座大山都为之震撼了起来,无数碎石,翻滚而下。

    凤皇部分妖力的威能之强,竟是远超云扬的预估之上!

    云扬霎时间只感觉眼冒金星,浑身几近瘫软,索性深吸一口气,元气竟是大复,一挺腰就站了起来,并不见太大损伤,倒是那股凤皇的妖力,似乎只有这一击之力,一击之后,立即就消失不见了。

    云扬身子闪电一般冲进了石壁破碎后露出来的那个洞口。

    这一刻,他一下子想明白了很多事。

    这里想必是凤皇很早以前所留下布置,而那股原属凤皇的威能,也是为了预防万一而设。

    而这里乃是圣心殿所属地界,圣心殿固然是玄黄界人族高层势力,但轮到顶峰战力却是寥寥,别看云扬在那一击之下,丝毫无伤,全身而退,但若是换成圣心殿所属高手,即便是圣心殿殿主战无非当面,这一道力量突然爆发之下,也足以将战无非甚至战无非带来的属下一并湮灭于此!

    最少最少,也可以覆灭来袭敌人大部分的有生力量,令到潜伏者逃生之望大增。

    但现在的情况却是云扬这位新晋的圣君四品找了过来。

    以云扬现如今的真实战力而论,对上凤皇真身仍旧力有未逮,但就只得一击之力,根本就不足以灭杀自己!

    这大抵就是智者千虑总有一失的一失吧!

    云扬心下庆幸之余,却又有一股战栗之感泛上心头,自己刚才所面对的那一己之力,威力沛然莫御,即便是以自己现如今修为大进之后的战力,仍旧有所不及,那不过是凤皇不知道多少年前留下一道力量,现在最少过去了几千年甚至上万年岁月,却还有如此大的威力……

    怎不叫人头皮发麻,犹有余悸!

    真正是太强大了!

    而就在云扬冲进山壁的那一刻,战无非脚前脚后地旋风而入,自然也适逢其会地感受到那威能残留余波,登时激灵灵打了一个冷战。

    幸亏是云扬在前面顶缸,若是换了我……

    两人惊魂甫定,注目看去,却见里面乃是一条宽阔的通道,大约有几十丈,越往里越宽。

    云扬并不怠慢,瞬间就掠过通道,去到了山腹位置,然而搭眼看去,却被入眼景象震撼了一下。

    彼端整座山腹,赫然被完全挖空,这才营造出足足有数百丈方圆的一片平地。

    而空地最里面最核心的位置,乃是一座祭坛。

    围绕着这座祭坛之外另设有八个方位,八个血池,每个血池之中尽都承载有巨量鲜血,此际犹在翻滚动荡,散发出浓郁的刺鼻血腥气。

    最中间处,尚有一个奇异的图案。

    似乎是……一片叶子?

    血池中翻滚的浓郁血气,正在不断汇入那中间图案;一股若隐若现的力量,点滴酝酿,渐次壮大……

    此刻,一个青衣人,正自立身在那祭坛之前,一派渊岳峙。在他身边,另一团灰色的能量形成一个模糊的人形,不是魂妖又是那个。

    云扬身子展现,刀光闪亮,锋芒直指青衣人,那青衣人从容一笑:“果然不愧是玄黄云尊,厉害厉害,居然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找到此处,在下意外不已,钦佩万分!”

    云扬一眼看去,再吃一惊。

    眼前之人究竟是年先生,还是凤皇?!

    云扬眯起了眼睛:“你认得我?”

    青衣人淡淡一笑,从容潇洒:“云尊大人名动玄黄,享誉天下,在下如何不知?”

    云扬眼神闪烁:“你其实是猜的吧?”

    青衣人皱起眉头:“怎地?”

    见到青衣人如此状态,云扬反而放下心来,眼前之人不是凤皇,最起码,不是凤皇本尊,甚至连神魂相连的分身都算不上!

    否则,反应不可能如此平淡,合该直接上手狙杀,甚至是二话不说,径自发动自曝攻势,最大限度的置自己于死地才是。

    “你是谁?”

    这句话,却不是云扬问的,而是战无非出声发问。

    青衣人看到战无非,深深叹了一口气,道:“圣心殿主驾临,恕在下有失远迎了,雷千里还真是个跳梁小丑,早已暴露尤不自知,尚以为蒙混过关,自鸣得意不已呢!”

    战无非冷笑一声,道:“雷千里?我早在几千年前就对他有所怀疑了!自从当年围剿魂妖那件事出来,我就一直感觉他不对劲,只不过想要放长线钓大鱼才没有动他而已,这几千年下来,若是你早有动作的话,他这个祸患早就被铲除了!你不会真以为,自己的算计有多么精妙吧?”

    青衣人哈哈一笑,道:“想不到你战无非倒是深藏不漏,机心暗藏,不错不错,委实是让我出乎预料。”

    战无非冷哼一声。

    “只不过,你对雷千里的作用有所误判,我需要他完成的事情,他已经完成了绝大部分……还有就是,我之所以对你有所误判,只不过是你根本不足以入我眼目,就好比现在,若是没有云尊与你一道前来,你却是要不明不白的死在这里。”青衣人长长叹息一声:“天意弄人……莫测天意,岂是人力可以撼动的!”

    云扬淡淡道:“敢问阁下高姓大名,布局如此之久,想必所图不小吧!”

    青衣人眼帘半阖,道:“我的名字有很多很多,你可以叫我……年先生,也可以叫凤先生,也可以叫我云先生……哪怕叫我魂先生也无所谓……我足足有几百个身份,你想要叫我什么都可以。”

    “年先生!凤先生!”

    云扬的瞳孔瞬时收缩。

    他登时想起了四季楼的那位年先生,还有凤弦歌,原本已然沉寂的仇恨之心再度腾腾燃烧起来。

    “你一直身在玄黄界,图谋你的大事么?”云扬问道。

    “云尊这句话问得突兀了,此间诸事未了,哪里有时间去别的地方。”这位年先生对于云扬有此问颇为诧异:“我观云尊态势,怎地好像与我有仇一般?嗯,难道竟是……跟我这个面貌相同者有仇?”

    云扬踏前一步:“拥有你这种面貌的,一共有几人?还有……你在此间筹谋偌久,所图的到底是做什么的?你们,到底有什么目的?你是人类还是妖族,又或者是另一物种?”

    云扬素来睿智,观察入微,心细如发,与眼前之人仅止于短暂接触,却隐隐感觉,此人乃至此人背后势力,非同小可!

    青衣人神情恬淡依旧,道:“云尊一连串问了这么多的问题,想要我回答那个?又为何么会以为我会回答?此时此刻,你们找到了这里,我已经是注定难逃一死。一个注定要死的人,为什么要解答你们的疑惑?云尊所问非人哪!”

    云扬呵呵一笑道;“那也未必,所谓但一旦无常万事休,左右你也要死了,今日之后的事情再也与你无关,何不将我问的事情都说上一说,一场铺排了至少数千年,上万年的局,若是连个倾诉的机会都放弃了,未免可惜吧!”

    青衣人嘿嘿一笑:“云尊口舌之利未必逊色于手中神锋,不过云尊的问题,我能回答的其实真的不多……”

    他脸上露出回忆之色,道:“就比如我的身份来历跟脚,连我自己也不知道我到底是怎么来的……我只是知道,一开始……我不过一缕幽魂,如同魂妖这般的特意存在……”

    “仅止于一次机缘巧合,投入一个刚出生的婴儿身体之中,抹去生命烙印,重新融合……”

    “然后,我开始过平常人的生活,度过一段安静祥和的时光,再之后就是踏入武道;随着修为的一步步提高,我潜藏的记忆也随之点滴复苏……一些契合我修行的功法,也随之浮现,我需要做的,不过按着修炼,一步步继续变强罢了……”

    青衣人的神情有些迷惘,道:“即便是时至今日,我仍旧不知道我算人类还是算什么……一直到了我突破了圣者,终于有一天突然知道了自己的使命……亦是在那个时候,我找到了魂妖……”

    听到此处,云扬隐隐明了的眼前青衣人的来历与跟脚。

    眼前之人的来历乍听之下好像是一些世人眼中的天才……生而知之……什么事情都难不倒,一路顺风顺水,宛如传奇传说之中的天生主角。

    而且还是那种到了一定地步自然而然有相应记忆产生的传承性主角,更随身带有一个无影无形,难有匹敌的魂妖相伴……妥妥的人生主角标配啊!

    但也因此,云扬可以确定,这家伙与四季楼的年先生虽然看起来长得一样,却又绝对不是一回事,虽然根源都跟那凤皇有关,但最终归途迥然!

    “你的使命,就是这里?”

    云扬问道。

    “不错,我的使命,就是这里。”

    青衣人的面容举动始终很是淡漠,似乎什么都不曾放在心上。

    战无非问道:“那你跟雷千里,又是什么关系?”

    青衣人淡淡道:“雷千里,若是按照话本小说里的说法,是我总角之交,竹马之友,因为他当真是我邻居家的孩子……他的名字都是我扳手取得;当年我们也是肝胆相照的好兄弟……只不过,当我觉醒了使命之后,就控制了他的神魂……然后,让他为我做事。进入圣心殿,自然也是我的主意……”

    他哈哈一笑:“我最初的打算,是想让他成为圣心殿殿主,为了这个,连魂妖都抛了出来,让其建功,却没有想到,仍旧功亏一篑。”

    战无非只感觉心中一阵阵的发寒,云扬的手心里也尽是冷汗涔涔。

    若是让雷千里成为了圣心殿殿主……会怎样?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