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84章 经验之做
    嘀嘀

    手术室里的监视器,单调的叫着,像是一只被掐住了脖子的鸭子在要债似的。

    苏嘉福乖巧的坐在圆凳上,一会看看监视器上的数值,一会看看自家主任的操作,像是只被掐住了脖子的鸭子在躲债似的。

    “丙泊酚和瑞芬太尼联用,丙泊酚的用量可以降低,这样也能缩短患者术后的恢复时间……”麻醉科主任操作的同时,还给苏嘉福讲上两句。

    凌然习惯了用苏嘉福做麻醉医生,两人配合的亦是不错,但要全方面的提升手术的预后,尤其是减少恢复时间,好的麻醉医生是非常重要的。

    苏嘉福算是一名好麻醉医生,但他的技能树爬的太低了,到了精益求精的时候,就只能请麻醉科里的高级医生出面了。

    而在麻醉科会诊了以后,他们也拿出了最适合的麻醉方案,采用了全凭静脉麻醉。

    相比全程吸入麻醉常用的七氟醚,全凭静脉麻醉常用的瑞芬太尼的恢复更快,作用时间更短,也没有积蓄。两者相比,采用全凭静脉麻醉,发生术后认知障碍的概率也更低。

    术后认知障碍是全麻以后的常见并发症,一旦出现,患者的思维能力,注意力和语言能力都有可能发生短时障碍,少数人甚至可能发生长期性的障碍。

    当然,长期障碍的概率是非常低的,而且,术后认知障碍主要是发生在高龄患者中间,另外,受教育程度越高的病人,发生术后认知障碍的概率也就越低。

    就病人陈骁旺的工作状态来说,哪怕是短时间内的认知障碍,恐怕也是无法承受的,麻醉科被霍从军点了名,科主任虽然不虚霍从军,也不能让他给看扁了,选择的方案,都是多方面考虑的。

    被霍从军看扁了的人,一个不好就会被他喷,而且是被看不起式的喷,身为麻醉科的科室主任,自然不能受这种罪。

    主任一直看着监视器上的数据稳定,再看着苏嘉福在电脑上填单子,然后指着各种药剂的用量,道:“下次再做,自己心里要有个数,不要傻乎乎的光算,像这个顺阿曲库铵,诱导的时候如果用,量就得把控好,右美托咪定这种,更要注意,用的多了就是低血压,心动过缓……”

    苏嘉福乖乖的听着,像是只受训的小狗似的。

    对还是住院医的苏嘉福来说,能得主任培训,也是难得的机会了。

    麻醉科可是比普通的专业科室还忙的地方,如果说其他科室的医生到了主任的级别,还有略轻松一些的空间的话,麻醉科的科室主任却是经常要上一线做工的。

    所谓只有小手术,没有小麻醉,麻醉科的科室主任一旦上阵了,也得认认真真的做事,没得轻松,而科室每年净的新人,除非是有人请托,主任等闲都是不理睬的。

    可以说,一个医生的成长,少不了也有因缘巧合的成分。同样两名新人住院医,能得到什么水平的医生教导,也是非常玄学的事,很多时候,并不是新人的表现的好坏,而是上级医生的态度,以及忙碌程度所决定的。

    苏嘉福以前是没机会听主任讲课的,如今蹭到了机会,自然是倍感珍惜。

    同样的,手术台前的吕文斌和马砚麟,也是满脸严肃的做手术。

    他们都能看得出来,凌然今天的手法很不同。

    外科医生做手术,许多时候其实都很糙的,越是专业的医生,有时候越是糙的厉害。这就好像是带孩子,带第一个孩子的父母对小孩子真的是又有耐心,又担忧,见其翻身都要紧张会不会压到胳膊了。但是,二胎的父母,三胎的父母的态度,绝对是不一样的。

    普通外科医生,做第一个阑尾手术,或者第一个胆囊切除术的时候,绝对是战战兢兢,生怕出错的样子当然,他们铁定是会出错的。

    但是,做到第10例,第20例的手术的时候,一些习惯性的粗糙操作,违规操作,就会开始出现了,等到第100例手术的时候,外科医既是形成自己的套路,也是形成了自己特有的糙法。就好像开了两年车的半新人司机,一通操作猛如虎,再看全是瞎操作。

    相比之下,凌然向来是严格要求的做派,但也不至于到吹毛求疵的程度。

    毕竟,人体各有不同,强调一个统一的数值,或者卡某一个特定的红线是没有意义的。

    偏偏凌然今天的要求却异常的高。

    就连超声刀的输出频率等等,都是调整来调整去,不停的变化,令吕文斌和马砚麟不明觉厉。

    凌然依旧是莫不言声的状态,老实讲,能说的,术前会诊的时候都说过了,他现在的操作,完全就是试出来的。

    超声刀是依靠高频振动来完成切割和凝固的医疗器械,从某种程度上,这种最高频率可以达到5万hz以上的刀头,已经是相当黑科技的存在了。

    它的能量输出越大,切割能力就越强,而能量输出低,切割能力就弱,但凝固止血的能力就强。

    同样一个医生,用超声刀做手术,要比用电刀做手术,快三分之一都不止,效果还会更好。

    别的不说,同样是止血,用超声刀1秒钟能搞定,电刀就要5秒钟。

    而这多出来的4秒钟,电刀一直靠着组织,破坏肯定会更多。

    超声刀同样也会有破坏,所以,凌然就要选择合适的频率和时间,既能完成切割和凝固,又不损伤组织。

    就连钛夹的角度,都是特别调整测试过的。

    到时候关了腹,胆管和其他组织都是挤到一起的,再加上肌体的自然蠕动,钛夹放的不好,很容易就有并发症出现了。

    不过,这些全都是小概率事件,如果不是病人陈骁旺的要求的话,原本是不用这么细致的。

    可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也正是他的要求,让凌然有了一个模板和目标。

    临床医学,从很多方面来讲,都是没有具体数据的。超声刀的能量放低一点,放多低呢?钛夹放的注意些,具体是多少角度呢?都是没有公式的。

    外科医生的价值往往也就体现于此。

    一名外科医生的经验,是无数次的操作与无数次的思考积累出来的。遵循正确的步骤,做正确的操作,年代久了,成功率就提高了。

    相比之下,循证医学发展至今,也依旧是个宝宝,每个步骤都循证,是做不到的。

    但要做好一名患者,再循着一名患者的模式,做的更多更好,对于一名外科医生来说,是能做到的。

    或许不会让世界因此而发生翻天覆地的改变。

    但会让世界更有希望,更美好一些。

    ……

    又飞京城了,“网络文学+”大会方让我过来唱一句歌……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