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四章 为你而来
    “小小猪妖,休要猖狂!”

    空虚公子在唐庄见过段小姐,甚至还搭过讪呢,此刻就得礼貌性的询问一句:“段小姐,让我来降服它可好?”

    “你来吧。”

    段小姐正有点喘粗气呢,与猪妖单挑确实是相当费劲。

    她刚刚让开,一把巨型飞剑便冲着猪妖直刺过去。

    空虚公子把一个不大的木匣摆在腿上,木匣里有几把小巧宝剑,长仅两寸,如同玩具模型,可一旦放出来,就成了无坚不摧威力恐怖的巨型飞剑。

    当!

    猪刚鬣以九齿钉耙封住了第一剑,却被震得连连后退,双脚在地面上犁出了两条长长的沟壑。

    空虚公子淡淡一笑,手指轻弹,放出第二把飞剑,并以一贯的装逼口吻说:“目前为止,还没有什么妖怪能撑到第九把飞剑放出去,猪刚鬣,你可不要让我失望哦。”

    轰!

    飞剑速度太快,店堂内又相对狭窄,猪刚鬣来不及躲闪,只能以钉耙硬挡,便被震得后背撞到墙壁上,强大的力量冲击,让它的一身人皮崩裂开来。

    呼哧!

    首先是硕大的肚子撑破出来,接着,猪鼻子和面颊肥肉也从面皮的裂缝里挤了出来。

    “好丑,好难看!刚才还以为是个小帅哥呢。”

    四位抬轿大妈露出一副不忍目睹的表情,说起来,她们倒是胆子很大,亲眼目睹了妖怪显形都不觉得害怕。

    真正原因可能是肾虚老板占据着明显上风吧。

    猪刚鬣嗷的一声嚎叫,身上人皮碎掉,它终于忍不住发声了,但愤怒的嚎叫相当短促,被迎面而来的第三把飞剑硬生生怼了回去。

    三把飞剑在空虚公子的遥控下,从不同角度或劈斩或穿刺,每一下都是力道十足,把猪刚鬣弄了个手忙脚乱。

    钉耙只有一个,飞剑却越来越多,虽不确定它能够抗住几把飞剑,但明显不是空虚公子的对手。

    段小姐也在一旁暗暗点头,心中赞叹:空虚剑法果然厉害,空虚公子不愧是排名前列的驱魔高手。

    “这才是驱魔师啊。”

    陈玄奘更是羡慕无比,悄悄掏出自己的儿歌三百首,理念再一次有所动摇:冲着妖怪唱儿歌,真的有用吗?

    当当当当当……

    猪刚鬣把钉耙舞得飞起,但在面对六把飞剑的集火时,终于撑不住了。

    嗤啦!

    身上的人皮化为碎屑,人身猪妖的丑恶形象完全暴露,比想象中还要恶心难看,还不如彻底变成野猪呢。

    实际上,它们这个层次的妖物,完全的野兽形态才是最强的,可若被逼迫到这种地步,那就意味着情况不妙了。

    此刻,猪刚鬣便意识到情况大大不妙,根本不是空虚公子的对手,若再有段小姐加进来,今夜必将葬身于此。

    它正打算变成野猪,强行冲撞出去,然后逃之夭夭呢,这时……

    轰隆!

    大门破碎,无数石块木刺以子弹般的速度朝着空虚公子几人的背后射去。

    事发突然,空虚公子也是个毫无防备,就算能护得住自己,那四位抬轿大妈恐怕要血溅当场了。

    唐锋对大妈们印象不错,怎忍心看她们不幸遇难,神念一动,便让那些石块木刺硬生生悬停下来,距离空虚公子几人仅有最后一米了。

    “我滴妈呀!”

    四位大妈一转身,吓得花容失色,唰唰唰唰,以远超这个年纪该有的速度,赶紧找地方躲起来,最丑的那位还在大声叫喊:“太危险太吓人了,肾虚老板,你别死了,必须给我们加工钱!”

    “偷袭?卑鄙!”

    空虚公子一挥手,正要把最后三只飞剑射到身后去,以攻为守,预防不明敌人的后续攻击,却已经有一个黑影闯入进来。

    是一个身穿宽大黑袍,脸上黑雾弥漫看不清具体样貌的家伙,就连性别特征都不明显。

    “猪刚鬣,我来帮你对付他们。”

    它的嗓音如同撕裂布匹,又像是刮擦玻璃,听起来相当难受,同样判断不出是公是母。

    “帮我?”

    顶着一个丑陋恶心大猪头的猪刚鬣,面露疑惑之色:“你是谁?我们认识吗?”

    猪头也是有智慧的,正因为没见过,不认识,才会猜疑:会不会是驱魔师们玩弄的花招,只为了进一步迷惑自己?

    猪刚鬣也曾是人,当然晓得人类的阴险狡诈。

    空虚公子面色苍白,凝视着黑袍人语气凝重:“这不是纯粹的妖,应该已经上升到邪魔的程度了。”

    只以种族分类,妖与魔其实是不分高下的,但妖怪转变而成的邪魔,往往代表着更为残暴,更为强悍,更加的危险。

    段小姐同样知晓其中道理,意识到情况不对,便下意识地转头瞥了唐锋一眼。

    唐锋却是个神色淡然,看不出丝毫沉重,仅仅是看向黑袍人的目光里透着一点点兴趣。

    黑袍人的头部笼罩在浓重黑雾之中,看不到面部五官,此刻却可以感觉到,它的视线同样聚焦在唐锋身上,似乎,只把唐锋当做了真正值得重视的对手。

    唐锋当然晓得,原剧情里未曾出现过的这个家伙,肯定是冲着自己而来的。

    只因为自己的介入已经干扰甚至破坏了某一方势力的原定计划,他们,必须把此类隐患提早地清除掉,解决掉。

    于是派来了这样一个所谓的高手。

    唐锋对空虚公子和段小姐说:“你俩合力,尽快拿下猪刚鬣,而这个脸都不敢露出来的家伙,交给我吧。”

    “唐兄,你……”

    空虚公子仅靠直觉就知道,黑袍人绝对比猪刚鬣难对付多了,自己都不一定有足够把握,唐锋真不是自寻死路吗?

    空虚公子不是傻子,到这时当然晓得,唐锋的真实身份绝不是本地士绅庄园庄主这么简单,但对于他实力有多强,目前来讲还是一无所知。

    “放心吧,空虚兄,交给我就好了。”

    唐锋轻轻摆手,微笑表示:“况且这家伙本就是为我而来……没错吧?”

    后面仨字,当然是冲着黑袍人而问的。

    黑袍人默默点头,接着便是撕布一般的刺耳嗓音:“你,不该出现。”

    “你更不该!”

    唐锋当即反驳:原剧情里压根就没有你好不好,和我一样,你也属于严重乱入。

    所以,这样的角色必须交给自己来对付。

    话音未落,神念一动,毫无征兆地扯动了黑袍人笼罩面部的浓重黑雾。

    呼!

    一团黑雾如同遮面黑纱,被蛮横地拉扯开来,立即显露出一张绽放着惊愕表情的怪异面庞。

    “丹凤眼,长睫毛,却顶着一个鹰钩嘴。”

    唐锋哈哈一笑:“母的!还是只鸟!”

    其实,它飞来时,于百里之外,唐锋早就知道它的本体是一只黑色巨鹰。

    却没想到,这家伙变为人形,还顶着一个尖锐硕大的鹰喙。

    一双眼倒挺好看,所以更透着矛盾感和滑稽感。

    “死!”

    唐锋觉得好笑,对方却怒了,极端的无比的愤怒。

    它一抬手,半空中凝现出一只巨大鹰爪,嗤啦啦撕裂着地砖和顶棚,朝着唐某人呼啸而来……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