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615 符咒
    2615

    听到许太平的话,宫本樱沉默了许久,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天神要驱逐她,就算天神的先人跟赵家有过节,那也是天神跟赵家的事情,跟她的关系并不大,而她与许太平的关系,其实也远不如她跟天神宫关系深,怎么说,都应该是天神让她远离许太平,而不是天神将她驱逐出天神宫。

    “想开一点吧,这个世界上从来就没有谁离了谁就活不了的,你还这么年轻,你的生命之中不应该只有天神宫,还应该有其他更多的东西,你看看你,二十岁不到的人,成天都穿着神袍,这根本不像是一个二十岁不到的人该有的样子。”许太平说道。

    “我不知道离开了天神宫我该怎么活下去,我真的不知道。”宫本樱摇头道,她的人生前十几年都是天神宫的人,眼下让她离开天神宫,别说是好好的在外面是生活,她连活下去,似乎都不会了。

    这是一种信念跟信仰的双重崩塌,曾经最重要的东西就这样的离她而去了,就好像一个你认为从来不会跟你分手的爱人突然间没有任何理由的跟你提出了分手一样,你已经适应了有这个爱人在身边的日子,你适应了他给你做饭吃,下班他来接你,晚上睡觉他搂着你,在街上他牵着你,突然间,这一切就这么没了,你必须一个人吃饭,一个人下班,一个人睡觉,一个人逛街,你因为他而放弃了整个朋友圈,而他走了,你连朋友圈都没有了,这是何等的悲剧。

    许太平看着宫本樱,不知道该怎么去劝说这个女孩,他知道,这世界上很少有什么事情是真的可以感同身受,他不是宫本樱,所以他不知道宫本樱现在到底有多痛苦,在不知道她有多痛苦的情况下,贸然的去让她放下痛苦接受眼下的一切,那不太可能,他唯一可以做的就是等待,就是陪伴,看宫本樱什么时候能自己走出来。

    就在这时,房间的门被人拉开。

    野原桃之助端着一个餐盘从门外走了进来。

    “你醒了!”野原桃之助对宫本樱说道。

    宫本樱坐在榻榻米上,沉默不语。

    “许桑,这是你的饭,樱子,我现在去给你端饭。”野原桃之助将餐盘递给许太平,然后对宫本樱说道。

    “我不饿,谢谢。”宫本樱摇头道。

    “你之前失血过多,虽然输血了,但是还是要补充足够的能量才行。”许太平说道。

    宫本樱摇了摇头,没说什么。

    “你给她做点补气血的东西吧。”许太平说道。

    “已经做好了。我这就去拿。”野原桃之助说着,转身离去。

    没多久,野原桃之助就端着个餐盘回来了,他将餐盘放在了宫本樱的身边,然后看了许太平一眼,微微点了点头,转身离去。

    “多少吃点吧,你现在这样除了把自己的身体搞垮之外,对眼前的局面没有任何帮助,你被驱逐是天神做的决定,或许,天神也可以让你回去。”许太平说道。

    “让我回去?!”宫本樱眼睛微微一亮,随后又很快暗淡了下来。

    “天神大人说出来的话从未反悔过,他是天神宫至高无上的存在,如果反悔的话,他的光辉形象必将毁于一旦,所以,不管怎么样,天神大人都不会让我回去的,不可能的!”宫本樱摇头道。

    “哎!”许太平叹了口气,他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劝这个小姑娘了。

    “许桑,你可以回去了,不用管我,你在我这里是在浪费你的时间。”宫本樱说道。

    “没事,我不着急走。”许太平摇头道。

    “你真的没必要继续留在这里。”宫本樱说道。

    许太平笑了笑,说道,“第一,我们是朋友,你现在遇到人生中的坎了,我走了,不道义,第二,我还有许多的疑问想要问你,如果就这么走了,那这些疑问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被解开,第三…没有第三了。”

    “有什么问题你问吧。”宫本樱说道。

    “以你现在身体的状态,我还是不问的比较好,等你身体恢复一些吧。”许太平说道。

    “我没事的,许桑,只要你想知道的,你尽管问!”宫本樱说道。

    “你不怪因为我而让天神驱逐了你么?”许太平问道。

    “这件事情不怪你,你决定不了你的出身。”宫本樱说道。

    听到宫本樱这话,许太平有些欣慰,宫本樱虽然年轻,虽然一直生活在天神宫内,但是至少也算是一个通情理的人,要是别人估计早把他当成生死大敌了。

    “那我就问了。”许太平说着,沉默了片刻,然后说道,“为什么在两境殿内,天神要用你的血?”

    “因为我的血,是符血。”宫本樱说道。

    “符血?什么意思?!”许太平问道。

    “制作符咒,需要有两种最基本的东西,一种是墨,一种是纸,这两种东西能够制作出品质非常好的符咒,但是最不出最顶级的符咒,要做出最顶级的符咒,就需要有符血,就比如我的血液,我的血液可以让阴阳术的威力发挥到最高,所以,在两境殿的时候,天神大人为了能够临摹出三大顶级阴阳术,用我的血液绘制了符咒。”宫本樱说道。

    “还有这样的?为什么你的血液可以让阴阳术的威力发挥到最高?”许太平惊讶的问道。

    “不知道,这是许多年轻阴阳术的创造者们发现的,在我们脚盆国的国人之中,有一部分人就拥有符血,单单在我们天神宫内,大概就有十个人拥有符血,在这其中,只有我是一直跟随着天神大人的,我始终在为天神大人领悟三大顶级阴阳术而准备着。”宫本樱说道。

    “这可真够神奇的,那如果没有符血的话,是不是就意味着无法领悟三大顶级阴阳术?”许太平问道。

    “三大顶级阴阳术是以符血为基础开发的,所以必须由符血进行描绘,但是…阴阳术同样可以自己创造,如果你用墨水创造出的阴阳术可以达到三大顶级阴阳术的层次,那么,你就可以不用符血,但是这太难了,从古至今没有任何人完成过,据说符血可以更好的催化符咒上的图案,让符咒具备更强的威力,而墨水不行,要想用墨水创造出媲美三大顶级阴阳术的阴阳术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没有任何人能做到…当然,或许现在的天神大人可以做到,因为他已经领悟到了阴阳威。”宫本樱说道。

    “我对符咒的了解其实一直很浅显,你能不能再跟我解释一遍?”许太平问道。

    “符咒,是我们脚盆国先人几百年下来所创造的一种非常独特的东西,阴阳师在符纸上书写,绘制图案,而后以阴阳势将其催发,其被催发之后,蕴藏在符纸上的一些元素也会相应的被催发,对人体进行某种程度的渗透,催眠,进而达到影响人体的目的。具体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总而言之大概就是这样,比如符咒天狗,就需要在符纸上绘制天狗的图案,而后以阴阳势进行催发之后,就会出现天狗的抽象影像,强大的阴阳师能够将自己的阴阳势,或者阴阳威留在符纸上,就算是普通人也能够催发。”宫本樱说道。

    “抽象图案是什么意思?”许太平问道。

    “就是另外一种视角的天狗,你所见到的,跟画在符纸上的其实是不一样的,不像是动画片,你在纸上画的是什么,然后显现出来的就是什么,符咒最难的就是画,如果你不理解的话,你可以将他理解为编程,代码跟最终显示在电脑上的其实是不同的,理解了么?”宫本樱说道。

    “理解了,那我要怎么样才能够以另外一种视角去画天狗?”许太平问道。

    “临摹。绝大多数的阴阳师,都只能从前辈的符咒上进行临摹,只有极少数天资卓越,并且有着独特视角的阴阳师,才能够自己绘制出图案来,而这些被绘制出来的图案,都能成为新的符咒。”宫本樱说道。

    “很复杂的样子,独特视角,什么才叫独特视角呢…”许太平皱眉问道。

    “你看得懂毕加索的画么?”宫本樱问道。

    “就是那些扭来扭去根本不知道画的什么的画么?”许太平问道。

    “是的。”宫本樱点头道。

    “看不懂。”许太平摇了摇头。

    “那你就不是具备独特视角的人…具备独特视角的人,是能够从毕加索里的画内看到完整的图案的,事实上,在许多年轻,毕加索曾经来过我们脚盆国,并且学习了阴阳术,他是一个非常伟大的符咒创造者。”宫本樱说道。

    “原来如此,那我注定了没有成为伟大的符咒创造者的机会了!”许太平笑道。

    “但是你可以成为一个伟大的阴阳师,只要你领悟了阴阳势,甚至是阴阳威,但是这很难,阴阳是虚无缥缈的东西,就算是脚盆国有无数人去尝试,成功的也寥寥无几。”宫本樱说道。

    “阴阳势是么?”许太平微微一笑,心念一动…

    (拉肚子加重感冒加人在外地,心累。。)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