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百零六章 禁足
    唐宁和福王没什么交情,甚至连话都没说过几句,按理说福王不应该这么自来熟。

    不过毕竟这件事和他的女儿有关,唐宁能够理解福王的谨慎,解释道:“唐家在京师的铺子,是安阳郡主在帮忙打理,我今天来,是和她谈利润分成一事。”

    福王抿了口茶,问道:“本王听安阳说,你已经分给她两成利润了。”

    唐宁道:“两成利润,不足以慰劳郡主之辛苦,所以我打算再多给郡主一成。”

    福王看着他,目光炯炯,在唐宁喝茶的时候,忽然问道:“唐大人,你老实告诉本王,你是不是对安阳有意思?”

    “咳!”

    唐宁被茶水呛到,一口茶水险些喷出来,用衣袖擦拭着嘴角,略显狼狈。

    他放下茶杯,看向福王,问道:“王爷为何会这么想?”

    “唐大人是聪明人,本王说话,也就不这么拐弯抹角了。”福王看着他,说道:“你平白无故的每年送安阳几十上百万两银子,难道是因为唐家钱多烧得慌?”

    唐宁摇了摇头,说道:“实不相瞒,这是因为本官时常不在京师,必须要为京中店铺寻找一个靠山,免得被别人欺负了。”

    福王冷笑道:“唐相的威名,京中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哪个吃了熊心豹子胆的,敢动你唐家的店铺?”

    唐宁看了福王一眼,他总不能告诉福王,他这次准备跑路,以后都不打算回来了,无奈之下,才托孤安阳郡主……

    他只是平静的摇了摇头,说道:“不管王爷信不信,本官对郡主,没有半点非分之想。”

    福王脸上忽然露出和善的笑容,说道:“本王也没有怪罪唐相,安阳性子温和,又生的貌美,京中像唐相这样,倾慕她的年轻俊杰不在少数,配得上她的,却寥寥无几,像唐相这样有才学有地位的,更是凤毛麟角……”

    唐宁目光重新望向福王,总觉得他话中还有什么别的深意。

    福王脸上的笑容更甚,自顾自的说道:“唐相怕是不知道,安阳虽然朋友很多,其中也不乏年轻俊杰,但能进入她闺房的,只有你一个,足见你在她心里的地位,是和其他人不一样的。”

    福王说的根本就是废话,其他人能像自己这样,每年送她女儿上百万两银子零花吗?

    别说进她的闺房,就算是被她当财神供起来也不过分。

    唐宁目光望向福王,问道:“王爷有什么话,不妨直说吧。”

    福王看了看他,说道:“既然这样,本王就直说了。”

    他放下茶杯,目光望着唐宁,说道:“本王想让你和安阳……”

    唐宁问道:“结拜为兄妹?”

    这一刻的福王,让唐宁想起了当年的信王以及唐财主。

    福王看着唐宁,大喜道:“你也有这个意思?”

    唐宁看着福王,认真的说道:“不瞒王爷,曾经也有两个人想要我和她们的女儿结为兄妹。”

    “然后呢?”福王问道:“你多了两个干妹妹?”

    唐宁笑道:“后来他们的女儿都成了我的娘子。”

    “什么?”福王一拍桌子,面色大怒。

    唐宁看着他,摇头道:“王爷大可放心,我与郡主是纯洁的男女关系,今日之后,我便不会来这里找她了。”

    福王脸色阴沉,并没有接口,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我回来了……”安阳郡主从外面走进来,看到福王时,怔了怔,问道:“父王,你怎么在这里?”

    福王看了她一眼,沉声问道:“这里是我家,我不在这里在什么地方?”

    赵蔓的事情,自然不能在福王面前说,安阳郡主看着他,眨了眨眼睛,说道:“那父王能不能出去一下,我和唐相有话要说。”

    福王猛地站起身,发出一声冷哼,大步走出房间。

    安阳郡主看向唐宁,问道:“你和父王说什么了,他好像很生气的样子……”

    唐宁道:“福王让我和你结拜为兄妹。”

    安阳郡主愣了愣,问道:“然后呢?”

    唐宁道:“我拒绝了。”

    安阳郡主冷哼一声,说道:“有你这么一个色胆包天的弟弟,本郡主还不同意呢!”

    “不说这个了。”唐宁挥了挥手,说道:“蔓儿怎么样了?”

    说到此事,安阳郡主的脸上浮现出一丝严肃之色,说道:“宫里出事了,蔓儿被禁足一个月,这一个月内,不能出宫,你要等到一个月后才能见到她。”

    “一个月?”唐宁面色平静,说道:“一个月后,她怕是还会被禁足一个月。”

    安阳郡主看着他,震惊道:“你的意思是,皇伯伯是故意的,他知道你和蔓儿……”

    唐宁点了点头,说道:“他早就知道了。”

    安阳郡主身体一颤,直到此刻,她才明白,皇伯伯对唐宁的放纵和恩宠,已经到了何种地步。

    回过神之后,她重新看向唐宁,问道:“那你准备怎么办?”

    唐宁看着她,说道:“这几天,怕是又要麻烦郡主了。”

    “没什么麻烦不麻烦的。”安阳郡主挥了挥手,说道:“反正我已经上了你的贼船了,我也没别的要求,只求你以后对蔓儿好一点,她从小就没了母妃,陛下对她也……,总之,你要是敢欺负蔓儿,哪怕你逃到天涯海角,我也不会放过你!”

    唐宁目光直视着安阳郡主,发自内心道:“谢谢。”

    安阳郡主眼珠转了转,说道:“你要是真的想谢我,就再加我一成的利润……”

    “再加三成。”唐宁笑了笑,说道:“从此以后,京师唐家店铺的利润,我们五五分账。”

    “爽快!”安阳郡主闻言,竟是直接从原地跃起来,在唐宁脸上重重的亲了一口。

    唐宁愣在原地时,安阳郡主也意识到,在他面前的不是父王和母妃,她刚才似乎有些得意的忘了形……

    “算你有良心,我没有看错你……”她强自镇定,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走出房门。

    踏出房门之后,她的脚步陡然加快,瞬间便消失在了院落之中。

    唐宁回过神来,擦了擦脸上的唇脂,看了一眼安阳郡主离开的方向,轻轻摇头,迈步走出去。

    王府的花园之中,安阳郡主脸色通红,一颗心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

    刚才面对唐宁之时,她装的十分淡定,此刻却捂着胸口,面色绯红。

    除了父王之外,这是他第一次吻一个异性,她本以为反应过来之后,会有厌恶的感觉,但此刻能感受到的,只有羞涩和紧张。

    颦儿走进花园,诧异的问道:“郡主,你怎么了?”

    安阳郡主看向她,问道:“颦儿,你有没有亲过男人?”

    颦儿脸色一红,低声道:“没,没……”

    安阳郡主也没想着从她那里得到答案,喃喃道:“那会是什么样的感觉呢?”

    颦儿想了想,说道:“喜欢郡主的年轻俊杰那么多,比如张公子李公子啊,郡主找他们试试不就知道了……”

    不知为何,刚才还对此事抱有好奇和期待的安阳郡主,心中忽然生出一种厌恶,瞪了颦儿一眼,怒道:“再乱说话,小心屁股!”

    然而话音刚落,她的表情再次愣住,伸出食指,摸了摸自己的嘴唇,脸上浮现出一丝难以置信之色。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