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516章 你没有吗?
    “公子,现在还不是难过的时候!”

    傲红雪脸上也带着难以掩饰的凝重,甚至于她很清楚,死的可并不仅仅只是万叶飞花谷的谷主,更是九霄之一的丹霄。

    太霄已失了传承。

    难道说丹霄也……?

    不过一句话而已。

    却瞬间惊醒了苏景。

    现在确实不是难过的时候。

    萧盈月临死之前抓住了苏陌如的衣襟,然后方才咽气。

    不知道她为何会有这样的举动,但毫无疑问,这样的举动会造成是痛苦挣扎反抗的假象。

    如今萧盈月已死,而苏陌如身上手上尽都是她的血……她又是唯一在场的当事人,若是被人看到这样的场景的话,说不得,别人会怀疑……

    “啪!!!”

    一声脆响。

    门外……

    被托盘装着的青玉瓷碗就那么跌落在地上。

    苏韵雪和黄齐英两人并肩站在门外,震惊的看着屋内的景象,而在苏韵雪的脚下,还有一个已经跌的粉碎的碗,显然,刚刚声音便是这么来的。

    “师尊!!!”

    黄齐英惊叫一声,急忙冲上前来,为萧盈月把脉……可不过一碰触她的手腕,便忍不住一个哆嗦,身为医者,甚至于不必把持脉搏,就能察觉到,此时此刻,他的师尊早已经没有了半点气息。

    “陌如……你……你都干了什么?”

    苏韵雪也已经完全呆滞了,惊骇的看着苏陌如胸前的鲜血,惊道:“你……你竟然杀了你的奶奶?”

    苏陌如猛然打了个激灵,惊叫道:“没有,姑姑……你误会了,我没有伤害奶奶,她……我也不知道怎么会这样。”

    “她是功力泄尽而死!”

    黄齐英检查了一遍,脸上浮现悲痛之色,叹道:“师尊她……她老人家寿元早已将至,只是功力精纯,是以才得以不死,如今失了全部的功力,自然随之而去,可她的功力……”

    他看向了苏陌如。

    冷冷喝道:“苏陌如,是不是你干的?”

    “不是我!”

    苏陌如惊慌的辩解道:“奶奶说要渡八成功力给我,我已经提前问清楚了,只要八成……于奶奶的寿元无损,所以我才……可突然不知怎么的……”

    “寿元无损?嘿嘿,好一个寿元无损。”

    黄齐英悲极而泣,咬牙道:“若是只余两成功力,功力不复之前深厚,以她老人家的体质,至多再活三载……哪有什么寿元无损。”

    苏陌如脸色瞬间变的煞白。

    苏韵雪颓然叹息,叹道:“可我怎么也想不到,陌如啊陌如,你竟然连三年的寿元都不给母亲留下……甚至于,更要将她所有的功力都给拿下,陌如,我理解你二十余年来无法修炼功法的难耐,一朝得脱,难免失了本性,但无论如何,你也不该如此泯灭人性,将母亲功力全部夺走!”

    “我没有!!!”

    苏韵雪怒喝道:“你看看母亲的尸体,还好意思说你没有吗?”

    苏陌如顿时语滞,看着萧盈月的尸首,俏脸早已满是悲痛神色。

    苏韵雪道:“母亲给你修炼的功法,名换素女经,乃是一门可以功力互传之功法,她传你这项功法,便是想将自身百年精纯功力的大半尽数传输给你,助你摆脱太晚习武的缺陷,可想不到你竟然人心不足蛇吞象,要将母亲的所有功力尽都拿到手中,甚至不惜枉故她的性命,你是不是觉得,每日午时,她基本上都是无人打扰?”

    她眼眸之中缓缓滴下两行清泪,脸上表情却更为冷冽,怒喝道:“可你却想不到,母亲前些时日里,吃了些乌凤白鸡肉,因年老体衰,没办法将这肉的效力尽都消化,所以这些时日里,我每天中午都为她老人家送一碗清心莲子羹助她消化药力……结果被我撞了个正着吧?苏陌如,想不到,你竟然为了些微功力,便将你的至亲之人杀害,苏陌如,我看错了你……我看错了你啊!来人呐……”

    话音落下。

    苏韵雪身后,数道身影突然出现。

    皆是手持刀剑,脸带凶戾之气……

    是万叶飞花谷的药人。

    这些时日里,苏景基本上已经摸清楚了这些药人的特质……或受困于天资,或因强迫,无论什么原因,因服用药草,虽然导致功力大进,但却终生受制于人,导致心头戾气从生……正因如此,这些药人,皆是凶煞之气弥漫。

    “给我将苏陌如这万叶飞花谷的叛徒拿下!”

    说道最后拿下二字,苏韵雪声音已是高亢宛若尖叫……显然,情绪早已经愤怒到了极点!

    “我没有……”

    苏陌如本能辩解,但才刚刚出口几个字,迎面便已经一阵劲风袭来。

    三名眼底满是凶戾之气的药人已同时向着苏陌如冲来……

    来势汹汹,强烈的劲风直接将苏陌如的话语给生生压了回去,其中一人更是直接手持兵器,斩向了苏陌如的手臂,显然,虽然不敢伤害她的性命,但能将这些平日里高高在上的大人物们斩至残缺,他们也可稍稍发泄心头愤怨!

    苏陌如一时间惊呆了。

    就在这时。

    耳畔突的响起了一声轻喝。

    “剑七·真!!!”

    紫色煞气曼妙无双,更兼之凶戾之气十足,较之这些药人,紫郢剑的煞气与其比起来简直云泥之别,甚至于无边紫色煞气席卷,直接将三人给卷入其中,不过眨眼功夫而已……

    血雾弥漫,地面上沾染无尽殷红之色。

    三人已经尽皆丧命于苏景的剑下!

    苏韵雪怒喝道:“苏景!我母亲待你视同己出,你竟然偏帮谋害了她性命的人!”

    黄齐英也缓缓起身……

    将萧盈月尸首抱起。

    脸上带着悲痛神色,道:“苏大夫,这是我万叶飞花谷门内之事,不干神炎宗与阴阳道宗之事,请你们二人不要插手!”

    苏景看了傲红雪一眼。

    点头示意。

    傲红雪上前扶起早已经瘫软在地,连站立都没办法的苏陌如,将她背在身后……

    苏陌如喃喃道:“红雪,我不能走,我没有害奶奶。”

    “我知道。”

    傲红雪柔声道:“暂且撤退吧,事情总有水落石出的一天。”

    苏韵雪眼底愤怒神色浮现,喝道:“傲红雪,你当真要与我万叶飞花谷为敌不成?”
为您推荐